?
穿越之倾世女帝惑天下15章(第十五章 神医段森(2))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9-08-17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“段公子,我家小姐不会有事吧?”段森刚在木桌前坐下,芮欣就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  段森执起桌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清茶,轻呡了一小口,方才缓缓道:“她不会有事,只是有些发烧,你去屋后的井里打点水,用手绢沾了给她敷上,不出一个时辰,她便会又生龙活虎了。”

  痛,头痛得几乎都快裂开了。来自不知过了多久,这种疼痛的感觉才渐渐消失,我慢慢地睁开了双眼。

  一张有些跛脚的木桌边是一个矮小的木头凳子,破旧漏洞的窗帘遮挡住了窗外的阳光,屋顶的砖瓦已经脱落了一些,露出了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孔洞。整个屋子的布局很简单,除了一张木桌和一个木头凳子,以及我现在躺着的木床外,再也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了。

  这就是神医段森的家?他很贫穷吗?为什么这里的生活条件会与他的身份格格不入呢?我在心里疑惑着,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“殿下,您醒了啊!”芮欣拿着一块湿漉漉的手绢跑到我面前,欣喜地望着我。原文

  “殿下,您不知道,刚才就是因为淋雨,您发了烧,不过谢天谢地,您现在终于没事了。”芮欣平静下来,慢条斯理地解释着。

  “段公子说,慕容公子的这个状况必须要用长生草的粉末来泡澡,所以就带他去后山的天池了。”芮欣一听我张口闭口都是慕容景逸,便收起笑脸,没好气地说道。

  “他没事就好。阅读/span>

  ”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我长嘘了一口气,对芮欣微笑道:“芮欣,我想出去走走,顺便看看这里的环境。”

  就这样,在芮欣的搀扶下,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我开始在段森那不大的小院儿里逛了起来。我们一边闲逛,一边闲聊。

  当我们走到屋后的水井那儿时,我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芮欣,你就是用这口井里的水给我敷额头的吗?”

  “是的,当时奴婢给您换了好几次水呢,您在发烧的时候,额头特别地烫。那个时候,奴婢都以为这方法没效而打算去叫段公子了呢。〖穿越之倾世女帝惑天下15章(第十五章 神医段森(2))〗不过,最后索性您还是苏醒过来了。”芮欣回忆起我昏迷时候的样子,眼神中又隐隐露出了一丝担忧。

  “好芮欣,害你担心了,对不起!下次我不会再如此任性了!”我热泪盈眶地一把抱住芮欣。

  又围着草屋走了几圈,我觉得有些无聊了,便建议道:“芮欣,不如我们去后山看看吧。”

  “殿下,段公子在给慕容公子疗伤,我们过去不太方便吧?”芮欣皱着眉,犹豫着红姐彩图马报

  “我不去天池啊,只是想去后山走走,应该没事吧。【穿越之倾世女帝惑天下15章(第十五章 神医段森(2))】”我睁着无辜的大眼睛,困惑不已。

  “其实,段公子他说……”芮欣吞吞吐吐地还想继续说点什么,但我却早已听不进去了。

  “芮欣,你累了,就先回去休息吧,我先走了哈~”为了不听芮欣继续啰嗦,我像一阵风似的,“嗖”地一下就不见了踪影。

  留下芮欣一个人愣在原地,喃喃道:“其实段公子有说过,不能进入后山的……”

  云雾缭绕的草屋后山,此时正值太阳最毒的时候,雨后清新的空气早已被毒辣的太阳冲刷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一片酷热。

  我在树林间漫无目的地走着,身为路痴的我此时已经可以算是迷路了。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,又要到哪里去。内心甚是懊悔,早知道我就听芮欣的了,瞎跑什么啊,现在好了吧,回不去了――

  摆着一张苦瓜脸,我像一只将死的鸭子一般,在无名的小道上乱逛着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发现前面的树丛之间似乎出现了一丝刺眼的亮光。心里突然有些激动,我毫不犹豫地快速跑了过去。

  只见烟雾朦胧中,两个全身赤裸的绝色美男正手贴着手,胸对着胸,紧闭着双眼,在池水中呈现出一种相互练功的姿势。他们的黑色秀发铺散在水中,宛如妖娆的水草。白玉般晶莹剔透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在流动,在阳光的映照下,好似一颗颗美丽的珍珠。

  眼前的情景却让我的呼吸猛地一紧,如此香艳的场景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到。我突然感觉鼻子里热热的,有股不明液体即将流出来。

  甩了甩脑中纷乱的思绪,我的眼睛再次不由自主地将这两个倾倒众生的美男上下瞟了一遍。忍受着强烈想要喷鼻血的欲望,我无比淡然地转过身,打算就此离开天池。

  谁知,就在我抬脚的瞬间,左边早就注意到我的男子一双冷冽的眸子睁开了,他的唇边浸着一抹冷笑:“姑娘的癖好可真是特别啊,竟然喜欢偷看男子沐浴。”

  停住脚步,我咬咬牙,有些羞愧地转过了过来,低着头,不敢直视对方。良久,我才揪着衣服,不安地小声道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段公子你和景逸在这里。我以为不会碰到你们的。”

  “哦?是吗?那依姑娘的意思,你是不小心闯进这里的?”男子挑了挑眉,虽然是一副淡定无比的样子,但是他的话语里却充满了冷若冰霜的感觉,“我记得我跟你的那个朋友交代过,治疗期间,任何人不得进后山打扰。姑娘现在的说辞可真是让人难以信服。”

  “对不起,我马上就走。”我的眼睛慌乱地四处瞥着,局促不安地想要立刻离开这里。

  “你已经扰乱了我的治疗,就想这么离开,那可不容易。”淡淡的一句话,没有任何温度,却令我胆战心惊。

  “很简单,为了不让你的朋友经血逆流受伤,你就在后山采一些薄荷给我,用作辅助治疗吧。”段森收回投注在我身上的视线,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  “你不用知道,只需去找即可。”段森闭上双眼,继续为慕容景逸治疗,不再理我。

  “该死的,连个筐都没有,我要怎么装这些薄荷嘛!”大约两个时辰后,我站在距离天池不远的一处空地上,甚是苦恼地望着因为太多拿不下,而被我撒了一地的薄荷。

  忽然,我灵机一动,转了转眼珠子,想到了一个好办法。他并没有说要多少薄荷啊,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少拿一点呢?嗯,这个主意真是太好了!

  等到了天池边的时候,我双手捧着薄荷递到段森的面前,微微一笑道:“段公子,薄荷我采来了。”

  “啊?这就行了?”我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,不相信段森居然这么轻易就放过我了。

  “你若再不走,我可不敢保证你的朋友会不会受你的影响。”段森的样子十分默然,语气中有着命令的成分。

  无奈之下,我只得灰头土脸地又顺着原路返回了刚才采薄荷的地方。因为不记得回草屋的路,我只能又回到这里了。

  不过,说实话,段森虽然是一身隐君子的古怪脾气,但他能答应救慕容景逸这一点,让我真的特别意外。刚开始,我以为他说不定会一直让我们待在门外,可就在我昏倒的时候,他还是暴露出了医者的本性。

  医者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,这句话说的一点儿都不假。一个人当大夫的时间长了,他多少也都会有一种慈悲的胸怀,他根本无法让一个病人倒在自己的面前,而袖手旁观。我猜,段森给我们出这道考题的原因,或许就是想试试我们求医的诚心吧,一种由对朋友的深情而引发的求医的诚意。

  段森,他真的是一个既优秀又善良的医者啊。如果没有他,我的烧不会好,慕容景逸也不可能活下来。等他医治完慕容景逸,待会儿可得好好感谢他呢。这么想着,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暖的微笑。



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slangd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